备受瞩目的围棋“人机大战”已经过去两周,关于“阿尔法狗”的话题仍在继续。人工智能战胜人类顶尖棋手之后,还有人下围棋吗?还有人学围棋吗?

3月28日,记者接到了两通跟围棋有关的电话:一位友人的孩子13岁达到了业余五段,希望寻找名师继续提高;一位友人的同事想让孩子接触围棋,打听初级培训班的情况。一位同行在记者的朋友圈留言说:这次人机大战,社会影响可能大过聂老中日围棋擂台赛时的影响。

“阿尔法狗”和李世石的“人机大战”掀起了当代中国的第二次“围棋热”?南京清源围棋学校负责人朱文馨职业二段说,“人机大战”开始之前,大家都觉得李世石会赢。后来“阿尔法狗”势如破竹,业内人士担心这会不会影响孩子学棋的积极性。但是,从最近两周的情况看,报名学棋孩子的人数没有明显变化,倒是身边的成人不管懂棋的还是不懂棋的都在议论这件事。

南京清源围棋学校是一家规模在3000人左右的围棋培训机构。当年朱文馨从一线退下来之后,先在少年宫教棋,后来觉得事业机构的教学模式和自己的理想有区别,于是出来创业。15年过去了,靠着口碑、服务以及对本部教学的坚持,清源围棋学校成为圈内颇具规模和影响的围棋培训机构,现在老师和教务人员加起来就有90多人。据朱文馨介绍,自己学校的围棋老师一周排满的话会有10次课,每次1个半小时,在这种相对轻松的工作负荷下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上。

中国棋院培训推广部主任张文东九段曾经对国内的围棋培训机构做过一次深入的摸底调研。据他介绍,清源围棋学校、南京棋院、广东东湖棋院、江西省围棋协会等围棋培训机构的招生规模都达到了两三千人,在国内名列前茅。此外,几乎每个省、区、市都有一两个招生规模在一两千人的培训机构。

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出台之后,资本和互联网+的春风也悄然吹到围棋培训圈。猴年春节前,由著名棋手王煜辉七段创办的围棋在线教育网络平台“爱棋道”完成了融资。王煜辉透露,目前公司估值为4000万元人民币。

王煜辉告诉记者,自2015年9月上线以来,“爱棋道”已为700人次的同学提供了教学服务。目前,这个平台有25位独家签约的职业棋手“名师”,其中包括柯洁、时越、唐韦星等6位世界冠军。“爱棋道希望尝试围棋教育+互联网的结合,‘让进步变得更加简单’是爱棋道的愿景,也是我们的使命,”王煜辉说,“爱棋道自主研发了‘专项训练’教材,涵盖了布局、中盘、官子、定式、死活等技术层面,6K至9D水平的学员们,通过系统学习这些知识点,辅以爱棋道独有的在线作业体系,可以获得明显、快速的实力提升。同时,我们还为实力在5D以上的同学提供6人小班教学的训练机会,为高水平学员的进步提供绿色通道。”

天使投资人宋军波非常看好围棋在线教育平台的发展前景。他说,现阶段还少有围棋项目的在线教育平台,而围棋的项目形态非常适合在线教育。

“围棋的高水平职业棋手和名师集中在大城市,可是中小城市学棋的孩子很难到大城市去学棋。学围棋的孩子有几百万,这个市场是足够大的。”

王煜辉说,关于目前活跃的学棋人口数量问题,业内比较认可的数字是200万至300万。如果照这个数字估算,围棋培训市场的产值在200-300亿元人民币之间,而他的目标是打造围棋的“学而思”。宋军波认为,虽然现在家长对于在线学棋的方式还不太熟悉,但是肯定会逐渐适应和接受。在线围棋教育具有交通便利和师资优势,用户体验也会越来越好,估计未来在线围棋培训的市场份额会占到整个市场的20%至30%。在他看来,在线围棋教育将来可能遇到的挑战是在规模扩大之后能否保证教学质量,师资和管理能力将是最大的考验。

朱文馨则认为,从长远看围棋的在线培训是趋势,目前对实体培训机构的影响还不大,但是以后一定会有影响。

她说:“在线培训灵活、便捷。学棋的孩子需要找到水平合适的老师,而在线教育的关键一点是时间灵活。现在孩子们各方面的负担还是比较重,在线教育能帮助他们更好地训练。在线教育更适合具有一定水平、比如有业余段位的棋手,而入门普及的培训还是面对面更好,有什么问题交流起来更方便。”围棋培训

张文东表示,围棋培训市场能有现在的规模是多年发展积累起来的。这次“人机大战”掀起的围棋热潮能否跟聂卫平九段当年刮起的旋风相提并论还不好说。但是,他对围棋项目培训市场的前景充满信心,相信这块“蛋糕”会越做越大。

“围棋近两年成为89所普通高校运动训练专业的招生项目,与这个项目多年来的发展基础是分不开的,我相信这也是顺应民间发展的需求。现在,既有高校的支持,又有广大群众的积极参与,再加上人机大战引发的广泛关注,这个项目将来肯定会有更好的发展。从我们的角度,要为地方棋院和民间培训机构提供更好的服务。”

新华社北京3月30日体育专电 “阿尔法狗”时代的围棋培训“大蛋糕”

新华社记者王镜宇

标签: none

相关文章推荐

添加新评论,含*的栏目为必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