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需求从围棋职业培训,逐渐延伸拓展至以锻炼逻辑思维能力、培养全局意识的围棋启蒙需求。

  来源|多知网

  文|张心笛

  图片来源|Pixabay

  当下,K12头部机构们正在拓展素质教育,素质教育品牌们也开始走向多品类发展。

  围棋,这个过去有些小众的领域也成为一大热门。

  短短两月时间,市场动作频频:咕比启蒙上线围棋课程;棋类素质教育公司弈小象上线围棋课程,完成Pre-A轮融资;字画教育品牌字然教育上线围棋课程;另有多家围棋机构收到投资并购邀请。

  数十年的积淀,如今,围棋领域已经形成何种格局?又将进入怎样的新阶段?

  对此,多知网采访了爱棋道、有道围棋、聂卫平围棋道场、弈小象等多家围棋品牌。

  目前,围棋行业选手们都在摩拳擦掌:在线围棋大班课探索拓展小班课产品线,整体在线围棋市场也在探索线下门店、体验店等新途径;而以往纯线下围棋头部机构也均在结合围棋网校、课程输出TO B等形式向线上及外部探索;另外,围棋出海教育也成为新的趋势点。

  尽管围棋市场正逐步从小众迈进大众,但相较而言仍处于成长期,行业尚且存在诸多问题亟待同业人士共同解决。

  01

  围棋教育的前世与今生

  回首2015年,“互联网+”行动计划正式被提到台前,一时间互联网布满了生活中几乎所有场景。

  这一年中,聚焦于教培产业,除K12外,更多细分领域尚未被市场看到,多家现下的头部机构还未出世,细分到在线围棋市场显然更加微不足道。

  但事实上,在线学围棋的需求由来已久。

  2000年前后,在网络并不普及,上网甚至需要拨号的年代中,已经有大量棋手通过围棋论坛网等网站进行对弈、职业训练等。

  成立于2015年初的在线围棋教育机构爱棋道创始人王煜辉回忆道,“市场有大量需求,上网下棋可以,上网教棋就一定可以。”

  但让王煜辉没有料到的是,尽管市场存在大量需求,实际操作起来依旧十分困难,首当其冲的就是现金流问题,这直接影响到的是机构的生存问题。

  “当时在线围棋行业几乎寸步难行。”

  “2015年,连在线英语的市场逻辑还没有被验证,细分到在线围棋领域,想法更加超前,大部分投资人都不理解我们。”

  “2016年最难的时候,爱棋道账上只剩2个月的资金,但却找不到任何一个财务投资人愿意投资,我当时已经做好了抵押房子的准备。”王煜辉说道。

  在当时,更多的棋手、创业者在围棋教育上首选线下传统围棋道场的形式。

  1999年中国第一个围棋道场,由职业九段围棋棋手聂卫平,在北京创立的聂卫平围棋道场;2008年成立于北京的葛玉宏围棋道场等等。

  在中国甚至世界范围内,只要提到围棋,一定避不开“棋圣”聂卫平的名字。显而易见,聂卫平对于棋手及家长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及天然的品牌背书。

  1999年聂卫平围棋道场成立后,很快吸引全国各地一心学棋的小棋手奔赴而来,这其中就包括如今已是六冠王的职业棋手柯洁。

  但在线下围棋道场学习场景中,大部分小棋手需要进行全日制寄宿学习,日常生活与围棋学习练习均在此完成。

  高昂的价格以及多聚焦于北京、上海等地的围棋道场,对于交通不便的棋手而言,是个很难跨越的鸿沟。

  相较之下,通过互联网自学,不受时间、空间等物理条件所受限的形式,显然更为易得。

  在线围棋行业在经历各样围棋论坛网站的野蛮生长后,2015年初,作为线上围棋培训的先行者,爱棋道正式上线。而后,在线围棋行业先后出现嗨小蜗、有道纵横围棋、弈小象、真朴围棋、星阵围棋等等机构。

  在多知网与多位围棋行业人士交流中,多有提到有道纵横围棋课程。

  行业多观点认为,经过2020年及2021年初有道纵横全国性的大量广告投放后,对教育市场有很大帮助——市场对于围棋项目的认可度逐渐提升,家长对于围棋教育的认知也更为清晰。

  2020年,网易有道精品课正式切入在线围棋市场,在编程、美术后上线围棋课程,上线不足半年的时间里快速实现营收,付费用户覆盖过万,有道2020财年Q4围棋课程续报率超过70%。

  围棋行业人士向多知网透露,目前,围棋已经成为有道精品课的明星项目,将成为其素质教育的发展重心。

  同时,市场目光也正在倾斜——在线棋类教育公司弈小象上线围棋课程,在获得百万级天使轮投资后,再完成Pre-A轮融资;咕比启蒙继音乐、美术后上线围棋项目;书画教育品牌字然教育上线围棋课程等。

  02

  围棋教育的变迁:从职业培训到启蒙教育

  若以现在的目光来重新审视围棋市场,围棋市场无疑是一块“洼地”。

  目前,整体围棋市场仍较为分散,大部队仍处于线下,线上围棋仅有少数几家机构,也并未出现绝对性的头部,整体行业竞争态势尚不强劲。

  据多知网此前了解到,当前中国业余一段以上围棋人士有大几百万,每年参与考级的适龄儿童用户也有数十万,而正在进行围棋学习的小棋手全国超过500万。

  这意味着,围棋这个看似小众的市场,事实上也正被越来越多的用户关注到。

  但王煜辉也提到,尽管未来围棋市场将被更多人注视,但围棋行业的三大障碍依旧会持续性存在:

  第一,没有展示性。围棋项目较为静态,展示性不强,对于家长而言进入门槛更高;

  第二,围棋属于体育竞技,输棋属于负激励,对于学员情绪无可避免会有影响,相对留存难度更大;

  第三,大多数围棋学员的家长对于围棋认知并不深,有畏难情绪,对于效果外化也存在一定影响,口碑传播较慢。

  聂卫平围棋道场市场负责人也表示,不仅止于围棋市场,整个棋类行业依旧会持续性存在上述问题。

  但与此同时,随着家长对于素质教育的重视,用户需求也在从最初只有围棋职业培训的需求,逐渐延伸拓展至以锻炼逻辑思维能力、培养全局意识的围棋启蒙需求。

  用户需求作用于市场上最直观的改变是,机构正在调整重心——曾专注于围棋职业选手培训的机构,正在将重心转移至聚焦于低龄段围棋兴趣的启蒙培养。

  聂卫平围棋道场市场负责人表示,“用户需求正在跟随教育市场环境与政策的变化而变化,而刺激需求的方式也在不断改变,以围棋市场来说,用户需求的确可以说已经从职业技能的培训转为兴趣启蒙的培养。”

  聂卫平围棋道场自1999年成立来,初衷是为围棋国家队培养输送职业选手,逐渐延展至覆盖从启蒙到职业的全产业链条,推出职业培训与启蒙课程的双轨并行模式发展。

  “职业培训和启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目标性,而目标性的不同就导致了这是两套全然不同的受众需求和课程体系。”

  在当前大部分线下机构强调个性化教学,标准化体系较弱之下。聂卫平围棋道场在2017年与人民邮电出版社合作,共同组织编写出版体系化围棋课程教材,并基于此内容,于2020年升级聂道自由标准化教学体系,付诸实际正式上线。

  “围棋培训没有教材,因此标准化课程体系对于围棋培训机构而言是个很大的难点。”多个围棋品牌创始人对多知网如是提到。并且,标准化课程的难点也是整个行业普遍存在的难点。

  “围棋教学的基础教研是一件很难的事情,需要对围棋教育充满了敬畏心。爱棋道成立7年的时间,前6年都在搭建整体12.5个阶段的标准化课程体系,直到现在我们才敢说将标准化课程体系真正搭建完成。”王煜辉说道。

  弈小象CEO兰宇也表示,标准化课程、标准化教研、标准化师资是围棋行业最重要也是最先需要被解决的问题。

  但目前,围棋市场整体仍较为分散,大部队处于线下,线上围棋仅有少数几家机构,也并未出现绝对性的头部,整体行业竞争态势尚不强劲。

  王煜辉还指出,以围棋职业选手+资深老师的目光评判当前围棋培训市场,仍然存在这样的现象:

  大多数线下围棋培训,都比较强调教学个性化,课程标准化较弱,这也导致了尽管不乏有能力较强的老师,能够教出个别好学生,但是极难实现机构的规模化复制。

  尽管围棋培训是“大行业”,眼下却仍然以“小作坊”为主。

  03

  围棋教育的OMO或将解决规模复制的难题

  尽管用户认知度在提升,围棋已也逐步从小众市场向大众市场迈进,但围棋市场仍处于成长期。

  除关键问题——围棋标准化之外,细分到线上、线下依旧存在诸多问题,同时其各自所存在的难点与优势又各有不同。

  目前围棋市场中,主要划分为线上、线下两个方向、线下以围棋道场、地方龙头机构、个人培训室为主;线上则主要以在线直播大班课、在线直播小班课为主。

  以线下机构为例,聂卫平围棋道场市场负责人指出,“线下,在前端环节最重要的是选址、‘用人’、获客三个问题,更为重要也更难的是‘用人’。”

  如果无法解决“用人”的问题,线上围棋很难在短时间快速拓展至线下门店,而线上的跑量也与线下获客逻辑全然不同。

  “聂卫平围棋道场因为创始团队的职业棋手背景,在市场布局上更注重‘站在初局,看到终局’。”

  所谓站在初局,即在项目运作之前便做好前期调研,对新选址上进行大量单店模型的测算,模拟大的营收以及后续如何细化推进等等问题,全面细化覆盖,直至推演出可行终局后,再启动项目。

  这是属于围棋选手的全局思维。

  聂卫平围棋道场市场负责人表示,“目前线下很多机构仍是地方龙头或个人培训室,虽然自身围棋职业技能水平过硬,但很难实现标准化输出,对于课程效果和商业模式的可复制把握性并不充足。”

  围棋项目自出现起,沿用师父带徒弟的形式,所谓“师父带进门,修行在个人”。

  爱棋道CEO王煜辉对此也表示,由于师父个人经验、行棋逻辑、教学风格等多方面的不同,教学模式千秋万色;而学棋者又因为领悟能力、与师父的匹配程度等问题,棋力水平进展全然不同。

  因此,线下围棋的优势固然明显:学习互动性更好、学生与教师亲密度更高、更容易矫正围棋礼仪细节等;

  但其问题与难点也十分明显,主要包括:时间难调整、地理空间不够便捷、课程体系不够完善、无法配以科技化AI手段辅助等。

  由于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使得用户并不能在第一时间方便快捷的完成围棋学习。

  同时,线下围棋更大的桎梏在于没有AI辅学练习手段,无法配以AI练习库、智能学习评测、智能错词诊断等等辅助性内容,在某些层面上无法满足学生大量的对弈需求及家长实时了解学习进度等问题。

  针对上述问题,部分线下机构已经作出应对之策。

  多知网了解到,目前已有线下机构在原课程结构上加入线上AI辅学内容。

  聂卫平围棋道场在2020年中上线网校课程App,配以AI辅助教学,加入课程内容回顾、题库对弈、线上赛事、线上复盘课学习报告等内容。

  在线上围棋市场中,除标准化课程体系闭环的搭建外,产品研发闭环、课堂体验性、教学个性化、互动性、师生粘性等问题也至关重要。

  以采用在线大班直播课形式进行教学的爱棋道、有道围棋为例。

  爱棋道王煜辉表示,“对于围棋学习来说,一学二练三做题,要形成一个完整的产品研发闭环,对于学员学习效果至关重要。”

  王煜辉延伸解释到,一学,即要有良好、流畅的在线课堂体验度;二练,即要有实时智能对弈辅助,AI对弈后提供复盘报告;三做题,即要研发智能题库,包括题目、错题讲解、错题本等方面。

  “标准化课程体系闭环+产品研发闭环,要相辅相成,才能满足不同围棋水平的学员需求。”王煜辉说道。

  而爱棋道、有道围棋双方均表示,首选大班课模式的原因就是师资问题导致。

  大班课相对小班课或1对1而言,师资需求压力更小,经济模型相对更好,在搭建好标准化课程的同时,能够更快的实现经济模型预期。

  但显然尽管大班课师资压力较弱,但却存在着互动性不足、无法实现个性化教学的问题。

  相对应的,小班课则刚好能够解决大班课的痛点,实现不弱于线下的强互动性及更为个性化的教学。

  以采用在线小班课直播的弈小象为例,其在课程上线之初也尝试过大班课模式,但因为上述两点问题,弈小象决定全部采用小班课模式。

  弈小象CEO兰宇表示,尽管本身围棋市场师资压力就很重,小班课的师资压力更是重上加重,但师资问题一定是围棋行业最终需要被跨越的大山。

  其指出,“师资一直是围棋行业最受关心的一个问题,标准化师资培训对于企业而言至关重要,但同时也存在一定门槛。”

  兰宇进一步分析围棋行业师资问题,其表示,目前围棋行业师资池主要分为三类:

  第一,业余棋手。这部分师资库人群可能分散于国企、私企等公司,是否曾从事过教师工作不定,该类在围棋师资库中占比最大;

  第二,棋类高水平运动员。多存在于高校,如清华、北大、南开、上海财经等。如兰宇即为南开大学棋类高水平运动员特招生,弈小象主要师资招聘均来自于此类;

  第三,职业棋手。而这部分多偏向于竞技,更多时间用于研究竞技比赛与AI训练,对于儿童教育教研相对关注较少。

  兰宇说道,“弈小象更多选择棋类高水平运动员,这部分人群既有专业素养又同时在高校深造,相对最适合核心的教研团队和教师培养团队。”

  同时其强调,除把握师资选用外,在师资培养上要构建标准化师资培训体训,要重视教师未来整体的职业规划培训,进而才能更好的完善课程教研的标准化。

  除上述问题外,线上围棋同时存在着流畅度体验不够完美、师生亲密度难以建立等问题。

  但就多知网与上述几家围棋品牌交谈的过程中,可以看到的是,OMO已经成为围棋市场接下来的新方向——在线下围棋机构探索线上,结合在线网校的同时,线上围棋也在探索更多线下的新途径,如线下体验店、社区门店等。此外,在线大班课们也在进一步推进小班课产品线,围棋出海教育也正成为各家关注的新趋势。

  爱棋道王煜辉对此表示,“未来,谁能拥有代表行业最先进生产力的产品,谁就是赢家。”

  这或许意味着,未来线上与线下围棋市场的差异性问题将成为悖论。

  标准化体系闭环输出,科技硬件配合辅助,最终仍将回归围棋的本质属性——实现更好的围棋教学。

  END

标签: none

相关文章推荐

添加新评论,含*的栏目为必填